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进击的赵昌宇

摘要: “我对区块链刚有想法时,拜访车库咖啡的一位连续创业者“孟德”时他送过我这么一段话,他说:如果你眼中能看到机会,什么时候都不晚,市场环境真真假假,要去做才能辨真。最后他又送我六个字:立刻马上行动。就是这 ...

“我对区块链刚有想法时,拜访车库咖啡的一位连续创业者“孟德”时他送过我这么一段话,他说:如果你眼中能看到机会,什么时候都不晚,市场环境真真假假,要去做才能辨真。最后他又送我六个字:立刻马上行动。就是这六个字,我也经常送给一些新朋友。”     

                                                        ——赵昌宇

道不同者不相为谋。每个圈子都会有一些区别于其他群体的特殊爱好,比如在乌镇攒饭局,成为互联网圈风行一时的动作,也成为扬名于江湖的标配动作。在因币价登顶而迎来风口的区块链行业,除了行情是亘古不变的焦点话题外,随着新玩家的涌入,在创投圈被当做攒局利器的德州扑克,也在币圈开始风靡。

作为考验一个人眼光、直觉乃至策略思考能力的试金石,德州扑克成为圈内攒局、寻求合作最好的由头。今年开始,在圈内多个的德州扑克局上,出现了一个不太显眼的年轻人,在游戏开始时低调的着装及言行总会让他成为场面上最不被关注的一个,但是随着牌局的行进,他往往会凭借精湛的打法、合理的布局逐渐受到关注,并在最后赢取比赛冠军那一刻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这个年轻人叫赵昌宇,GBLS创始人。这个世界很大,但有时也很小,连续在多个局上夺冠后,赵昌宇开始成为圈内名人,一些经常和他一起攒局的朋友问他能为什么在这么多比赛中笑到最后?彼时他对朋友笑了笑并未多言。

在采访过程中,在他对过往的回忆中,我们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踏入区块链行业之前,他曾一度从风险创投基金的投资经理,做到投资副总裁VP,也曾与人合伙进行互联网创业,当时他负责教育行业的项目考察,最早接触德州扑克也是从那时开始。作为一个偏文艺的青年,动漫和拆书是他最大的业余爱好。作为创投圈流行的游戏,为了接触到更多的投资项目,他开始学习德州扑克。但与其他人娱乐一下的目的不一样,他在开始时就学习并借阅了有关打赢德州扑克的各种策略。在很短时间内,成为当时圈子里的高手,也成为各种局的常客,藉此他很快打通了所负责教育行业的产业链条。

秘笈就在于掌握游戏规则,而这也是他后来能在币圈德州局上无往不利的答案。如果说掌握游戏规则是手段,对于赵昌宇来说,制定游戏规则才是最终的目的,犹如一张白纸的区块链行业为他提供了这样的机会。于是江湖上有了万会之王的传说。

万人大会扬名

时光的指针拨回到6月初,当时虽然行情开始下行,也开始出现了冬天的声音,不过对比当下来看,那也只能算是暖冬。纵然如此,下行还是对市场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凉意渐袭之际,一场在杭州举办的万人大会瞬间刷爆整个行业。

作为赵昌宇及GBLS在行业内的首次亮相,6月6日全球无眠区块链领袖峰会暨中国国际区块链产品设备展在杭州的云栖小镇开幕。“阿里巴巴云栖大会原场馆,350000平方米大会综合占地面积,20000平米以上的展览馆场地,全球范围,行业最大规模盛会;数百家顶尖项目方,上千位领袖大咖,万名区块链行业相关人才;区块链行业年度颁奖盛典,嘉宾走红毯并现场颁奖,授牌荣誉; 198个行业内网站,1126个公众号和自媒体,300余家媒体现场报道,官方协同覆盖20万微信社群。”这是会后主办方给出的数据。

身为亲历者,大象区块链记者感受过的现场更为火爆,当时记者撰写刊发了《区块链有多火,盒饭卖到断货》等五篇报道记录了当时的盛况。但这次采访过程中,我们从赵昌宇的口中获得的数字更为惊人。原本预计8000人的规模,最后实到场人数超过2.28万;原本预定的5000份盒饭在十分钟内被一扫而空,会场周围3公里范围内所有餐厅的米饭全部卖光,为了让更多参与嘉宾有饭吃,包括赵昌宇在内大部分工作人员当天中午都没吃午饭;按照200人规格准备的高端酒会,最后有700位嘉宾出席;为了确保会议顺利举行,会议当天动用了600人的安保团队。

虽然当时行业会议天天有,但是这种万人空巷的大会还是首次,不仅刷新了社会对区块链的认知,也让不少投资者重新燃起对行业的信心。作为这次会议的幕后推手,赵昌宇和他一手打造GBLS也成为业内瞩目的焦点。万人大会不仅成为其他玩家难以企及的新高度,也改变了此前项目方不愿意走到台前的习惯,革新了行业的生态。

采访中赵昌宇的回忆虽显得风轻云淡,但经历过200人规模会议筹备磨练的我们,都对他当时的压力感同身受。而6月6日,距离赵昌宇踏入区块链领域,仅仅过去了3个月。

3个月时间,从区块链门外汉到万人大会主办方,期间赵昌宇和GBLS经历了什么?这种跨越式成长背后的驱动因素是什么?

200天,青铜到王者

对很多区块链从业者而言,是一股洪流推着他们进入了区块链,而这些人中除了数不清的平民与韭菜,也有许多有着强大的背景,以互联网创业成功者的身份ALL IN到区块链创业的人。但是无论是谁,摆在前面的路都是荆棘丛生的,他们逐渐发现,每一条路都需要自己披荆斩棘开出来,过去的人脉与经验难有用武之地,走弯路成了所有人共同的路径。

“我不走弯路,我最擅长的就是解决问题。”赵昌宇戏称,自己最大的特点就是ctrl c+ctrl v。这是从他还是一个技术员的时候形成的习惯,那时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如果所有代码都要一行行写,对于解决运行问题而言,效用不大,反倒是你如果能最快速找到有用的代码copy来用,才是最直接的。”

而这种喜欢不断从别人那里“偷学”东西的精神,一直跟随赵昌宇来到了区块链行业,他就像那个从武侠世界里走出来“张无忌”, 一手“乾坤大挪移”能将遇到的所有人的功夫都学会。

在接受大象区块链采访的间隙,当记者提到2013年曾为特斯拉入华提供传播策略和品牌咨询时,他觉得很受益,主动要求暂停去找一个笔记本来学习,这到让记者有些吃惊。

“我觉得值得学习的,我都愿意记下来。”赵昌宇说。

如今的赵昌宇从许多方面来说都是成功的,只是谁也想不到,200天前,他还是个彻底的小白。

出生经商世家的赵昌宇,从小就见惯了贸易与交换的规则,也比同龄人更善于与人打交道。读书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创业,“我一直在找什么是值得干的,有想法就记下来。”

“为什么没有子承父业?”记者问。赵昌宇哈哈大笑,“那些传统商业缩水太大,增量有限,成本高涨,收入则越来越低。”

赵昌宇毫不掩饰自己对金钱的追逐,有那么一瞬间,记者觉得这个人是个天生的商人。

“我的逻辑就是穷尽。”

对赵昌宇而言,出名要趁早是他对自己成功的定义,如何出名就是要穷尽,当你比别人做的极致的时候,离出名就不远了。

“我要穷尽(区块链)这个行业,我不做媒体,我要穷尽媒体,我做搬运工和挖掘者,让媒体以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去传播,让世界听到区块链的声音。”或许,他更需要的是,让世界听到赵昌宇的声音。

显然,他做到了,他出名了。

赵昌宇的第二个穷尽,是穷尽行业,“我不干投资,也不干落地,我干连接器。”而这个连接器对张昌宇而言就是会议,他甚至把会议比作大派对,会议是大家一起来学习,派对是大家一起来玩。前者像商务,后者是朋友,这才是GBLS的核心差异化。

显然,他也做到了。

200天,从一个百度离职员工到拿到多轮融资,并通过这些风投资金不断提升自己创业抗风险能力的区块链创业者,赵昌宇身上的争议始终不断,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一路打到王者,甚至比更多创业者更快进入了这个行业的“核心”。 或许随时随地都保持学习的精神,才让他比更多比他起点高的创业者走的更顺畅,更容易一战成名。

一条别人懒得跑的赛道

作为一个优秀的德州玩家来说,选择力和判断力是决定牌局的关键,而2018年1月刚刚冲入区块链市场的赵昌宇,如何在这个充满着不确定性的市场选择一条赛道,决定了整桌牌局接下来的走势。

在1月份,整个市场还处在最火热的时期,做项目、做社群、做公链、发token、做交易所、做量化都能轻易赚的盆满钵满,就像马可·波罗初到东方时描述的,“东方是金瓦盖顶,金砖铺地,门窗都是黄金装饰,连河道里都有滚动的矿石,东方简直是个灿烂辉煌的黄金世界,冒险家的乐园。”

但就在这样一个容易让人迷失的环境下,赵昌宇却选择了会议举办这样一个赛道。他的逻辑很简单,就是在充满不确定的市场中寻找相对可确定的入口,“先看基本面,头部势力结构,再看游戏规则,标准化程度,品牌的意识,关注这个行业的专业化程度。”赵昌宇对大象区块链这样表示。

而会议,无疑是所有产业中游戏规则最简单,易于标准化,品牌标识度强且在其他行业拥有足够专业化运作体系的一个领域。最关键的原因按赵昌宇的解释是,“因为别人懒得做。”

虽然是个玩笑,但不得不承认会议火爆程度反映了一个行业的兴起程度,就在互联网+时代兴起的2014年,高规格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落户乌镇,此后连续5年成为互联网行业的顶级峰会。在赵昌宇看来,区块链注定成为新经济动能的增长点,而这意味着行业早期大量信息不对称的资源需要盘活。

从年初开始,大量从业者涌入区块链行业,包括媒体、政府、协会、基金、上市公司、极客、创业者、技术人员等等,而由于信息不透明,导致了这些资源整合成本极高,从6月份那场会议的结果来看,赵昌宇和GBLS就承担了链接这方方面面的CPU的角色。政府成功吸引了人才、金字塔尖的行业领袖获得了最大的媒体曝光、普通从业者收获了更丰满的区块链认知体系。

“这是个非常二八原则的行业,百分之二、千分之二、万分之二的人在引领着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我希望让更多人掌握这些最顶层领袖的思维模式,让行业领袖站在更高的维度,用他的知识体系,见识包括自己的积淀给从业者以思路和信心。“赵昌宇对大象区块链表示。

“这个行业需要的不是标准,而是更多自带标准的人和资源进来“,赵昌宇在采访中提到,提升信息流动的效率,降低门槛,用手中掌握的“牌“撬动更多行业资源为行业赋能,就是GBLS在区块链会议这条赛道上的策略。

在采访赵昌宇的这个冬天,许多项目纷纷倒下或转型,资本几乎陷入停滞。但12月4日,GBLS官方逆市宣布获得极豆资本数百万人民币的战略投资。

此前,蚁窝集团董事长杜易、比莱资本创始人曾林钏、IT桔子创始人文飞翔、33复杂美创始人吴思进、富比特资本创始人任长远、Bitmart海外交易平台、天使投资人李文浩、浙江省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副会长朱纪伟、WBF世界区块链大会创始人赵胜等十几家知名机构已经入股,估值过亿。

“与众不同,与其说我投资的GBLS,不如说我投资的是昌宇。”蚁窝集团董事长杜易回应大象区块链记者采访时说,“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90后,虽然区块链充满很多不确定因素,但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他的大胆的想法,吸引了我。”

大胆、与众不同,是赵昌宇的投资人们对他评价最多的一个词,哪怕明白其中的风险,也是坚持投进来,或许这就叫伯乐。

“赵昌宇他所做的事情,是我们想做,但是无能为力的事情,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他擅长,但是我们不擅长的事情。”杜易一句话,道出了所有投资人的心声。

这句话或许真的是投资人的心声,赵昌宇回忆接受极豆资本投资的场景,“投资完了之后,投资人跟我说,以后多多帮助。”赵昌宇笑道。“投资人投完了,对我居然是这种要求,让我很吃惊,也很感动。这笔战略投资,将用于共同打造2019年1月6至7日在杭州举行的全球无眠区块链行业领袖年终盛典。"

而我们也更加期待这个200天从青铜到王者的年轻人,还能书写怎样的故事。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区块之家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区块之家,http://qkzj.com

最新评论

  • 关注区块之家官方微博
    了解最新动态

  • 关注区块之家微信公众号
    这里有好玩的讯息

  • 与区块之家进行交流
    不断在这里成长